记李将军回来

2021-06-11 12:44:51 投诉/举报
今天的康王殿下和往常似乎有點不壹樣。 殿下對著童貫的行軍路線考量許久,給出兩字評價——菜雞。 翠鳳樓的酒宴。 童貫感覺非常不好,本來這次出征高高興興,結果康王突然跑過來說了壹串問題,好像……還都挺對的。 童貫面子有些掛不住,梗著脖子說:若是殿下雄才大略,不如親至西夏? 沒想到康王眼睛壹下就亮了,當場和童貫三擊掌,搶到了西征主帥的位置。 直到宴會結束童貫還沒想清楚發生了什麽。 說是打西夏,康王殿下卻先到了青塘。 “青誼結鬼章,想不想做安西都護?” “謹受命,不敢違。” 六月,康王入靈武,八月,西夏國除。 西軍帳內,康王喃喃自語。 這就是藏衛三地啊,藥師,知節,平陽,叔寶,妳們當年沒能上去,我替妳們去看看。 十月,康王入昌都,吐蕃諸部來降,昌都會盟,開疆六千裏,時有小唐宗之稱。 消息傳回,舉國嘩然,歡呼者有之痛斥者有之,是夜,十二禦史連奏康王擅起邊釁,太常少卿李綱聞言大怒,扔掉笏板,把為首的禦史按在地上,當庭暴揍。 李綱打人很不講究,巴掌拳頭窩心腳,雙龍出海猴子偷桃,只看得保靜軍節度使種師道倒吸壹口涼氣,太宰蔡京情不自禁捂住下體。 李少卿打起人來完全不像壹個進士,迅速,敏捷,暴力,十招之內,便打的禦史黃安不能人道,待到階下衛士拉開兩人,旁觀的武將劉光世壹度有了拜師學藝的心思。 徽宗哭笑不得,只得將黃安送去救治,至於黃安和李綱的恩怨,要兩人私下解決。 退朝之後,徽宗連寫壹十七個構字,卻不是他最擅長的瘦金體,看著紙上或大或小形態各異的字體,突然打翻硯臺,喃喃自語。 “這真是我親兒子?” 正在回軍途中的康王也很迷茫,區區壹座興慶府,之前的宋軍究竟是怎麽輸的? 西軍比我的玄甲軍是差了壹點,但也不算弱啊,最後他決定尋求當事人的意見。 “李仁孝,有個問題想討教壹下。” “殿下請說。” “從妳們西夏角度看,童貫是不是很弱?” “殿下,我覺得妳在黑我……” 壹旁的青怡結鬼章想起康王三箭射死李乾順的強悍武力,決定不說話。 抵達開封城下,果然無人相迎。 康王嘆了口氣,趙桓也太小家子氣了,這就威脅到了妳的太子位? 比建成差多了啊。 建成我想妳了。